2019-03-12 13:03:48

楚江看了张峰一眼,没有理会。

“原来不是个瞎子,是个哑巴。”蔡慧嘲弄道。

“可惜啊可惜,还挺帅气的一个人,怎么命运就对你这么不公呢?”

张峰和蔡慧不停嘲讽楚江,许雅和于悠柔都听不下去了,刚要制止他们,这时楚江突然看着张峰二人,眼中升起点点云雾,随即开口:“舔狗,终将一无所有。”

这句话一出,张峰和蔡慧像是猫被踩到尾巴一样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

楚江淡淡笑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们去枫叶会所,不就是去舔那什么孙少和蒋少的?”

他刚才稍微推演了一下两人的过往,从他们过往中发现对孙兴和蒋空一顿疯舔,不管孙兴蒋空做的错与对,都使劲舔,对他们父母都没这么好过。

张峰蔡慧脸涨得通红,他们的确是去舔孙兴和蒋空,这点甚至许雅和于悠柔都清楚。

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摆在明面上说又是一回事,意义就不一样了。

毕竟谁不要个面子?

“你懂个屁!这叫打好人际关系!”张峰喝道。

楚江嘴角噙着一缕笑意:“打好人际关系需要跪下给孙兴擦皮鞋?需要把自己一月的生活费用来请孙兴一顿饭?甚至需要把自己女朋友故意灌醉,然后......”

“你别说了!”张峰冷汗直流,脸上有了惊恐,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蔡慧脸色也变了:“张峰,你...”

他忽然想起上个月张峰约她出来唱K,孙兴当时也在。

而张峰不停劝他喝酒,然后她醉得一塌糊涂,第二天醒来则在一个陌生酒店,张峰却不在她身边。

当时她没有多想,可现在...

“慧慧,你别听她胡说,我们认都不认识他,他就是在胡乱猜测我们的事,故意破坏我们感情。”张峰连道。

蔡慧这才脸色好看了一点,但心里已经有了根刺。

见蔡慧情绪低落,张峰对楚江的恨意更加高涨。

“草泥马的,不让你今天当众出丑,老子张峰名字倒起写!”

......

枫叶会所作为州阳顶尖的娱乐场所之一,仅从外表上看就豪华大气,气派宏大,总共七层,每一层都是不同的玩法,不同的风格。

突然,一辆阿斯顿马丁在枫叶会所停下,从车上走下一位西装中年,气场十足,昂首阔步朝会所内走去。

“白三爷!”

西装中年进入会所,立即一名面部有个交叉刀痕的男子迎了过来,看起来一脸凶横,此时却恭敬无比,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叫秦伍,是枫叶会所所长,也是道上真正的大哥级人物,在江湖上混了三十年,人称秦爷,没有什么事是他压不下的,解决不了的!

因此,道上无人敢不敬他。

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位白三爷赐予他的...

“唉,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联系到楚先生...”

白秋木心中微叹,也对楚江用了先生一词,而以楚江先天,甚至超越先天的实力,称呼一句先生毫不为过。

自从楚江离开白家后,他就一直在找想要个联系方式,但最后并没找到,导致心情比较郁闷。

今天他来白家麾下产业的枫叶会所,就是想舒缓下心情。

“秦伍,给我找个安静的房间,我想静一下。”

“是,三爷!”

......

“请出示通行证。”

楚江等人来到枫叶会所门口,正准备进入时被门口保安拦下。

枫叶会所作是顶级会所,要求自然严格,要是什么人都能进去那就不能叫做顶级了。

张峰连忙把通行证拿了出来,保安看了一眼点点头:“嗯,通行证是真的,但一张通行证只能一个人进入。”

“没问题,我这里有四张。”

张峰回道,这通行证他是没能力拿到,都是孙兴给他的,他和蔡慧一人一张,许雅和于悠柔也各有一张。

可是,还少了一张。

“你们四人可以进去了。”保安确认无误后,目光示意张峰许雅四人,然后冷淡的扫了楚江一眼。

眼中的意思很明显:你没有通行证,可以走了。

张峰和蔡慧见此一幕,非但没有跟保安说好话,反而幸灾乐祸的站在一旁,他们倒想看看楚江该怎么办。

直接离开的话,那面子可就丢大了,还是在许雅和于悠柔面前。

强行进入会所那更是找死,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听过有人敢强行闯入枫叶会所的!

楚江毫无所谓,对他来说进不进会所都差不多,反正他目前没明确去处,在哪呆着都一样。

但许雅却是冷冷的看了张峰蔡慧一眼,这两个所谓的同学,她很失望。

她对保安道:“这位是我朋友,我是孙兴特意邀请的,我带我朋友进去应该没问题吧?”

“孙少?”保安震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既然是孙少特意邀请的客人,那么带一位朋友进去当然没问题。”

保安挪开身体,让出大门,一行人进入了会所。

“妈的,这都让你混了进来。”

张峰走在后方,神情阴翳:“不过也好,进来了才更好玩!”

孙兴定下的包厢在一楼,有个风雅的名字,叫做花开三元。

包厢很大,足以容纳几十人都不显拥挤,环境也很不错,装修精美,华贵精致。

中间则是一个四方形舞池,舞池前面是一个巨大荧幕,荧幕旁是一个点歌台。

至于旁边的则都是桌子和沙发了,桌上摆满了果盘酒水,等于是个豪华版的KTV。

当楚江等人进来的时候,包厢里的沙发差不多都坐满了人。

“你们终于来了,就等你们几个了!”

看到许雅他们,众人打了声招呼。

“那边还有空位,我们去那边坐。”

于悠柔指了指前边,然后就和楚江许雅坐在了那里。

张峰视线环顾一周,看向旁边一个正喝着酒的大高个,疑惑道:“罗华,孙少呢?”

“孙少去接蒋少了,马上就到。”

罗华回道,随即他瞥了一眼楚江:“那人好像不是咱们班的吧,怎么会和你们一起进来?还跟许雅于悠柔两大?;ㄗ黄??”

张峰道:“那小子的确不是咱们班的,到底是谁我不清楚,不过许雅和于悠柔都对他挺好。”

“张峰,听你语气你好像跟他有点不愉快?”罗华挑了挑眉。

“嘿,是有些不愉快,这小子有点嚣张...”张峰将事情说了一遍。

“是有些狂了,不过他敢坐在许雅和于悠柔的中间,这等于直接得罪了孙少和蒋少,等会儿孙少和蒋少看到,有他好看的。”罗华斜眼看了下楚江。

他们班所有人几乎都知道,孙兴在追求许雅,蒋空在追求于悠柔。

这两个大少曾经放出话来,谁要敢去追许雅和于悠柔,就是跟他们俩作对。

这也导致许雅和于悠柔尽管都是?;侗?,但却鲜有人去追求,甚至很多人还避之不及,深怕被两个大少误会。

但像楚江这样怡然自得坐在许雅和于悠柔中间的,即便什么也没做,那也足以惊爆众人眼球。

“卧槽!这家伙是不要命了吗?”

“这是个猛人啊,坐在其中一个身旁就了不得了,他是直接坐在两个中间,我已经开始想象孙少和蒋少的怒火值了...”

“这小子玩完了,许雅和于悠柔可不是他能染指的...”

所有人都暗自摇头,看向楚江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

曾经其实也有人追求过许雅和于悠柔,但最后要么失踪,要么住院到现在还没出来,更甚者一家老小无故死亡......

楚江本来在闭目养神,此刻忽然睁开眼睛,看向许雅和于悠柔二女,淡淡道:“我嗅到了一丝麻烦的气息。”

麻烦?

许雅和于悠柔愣了愣神,当接触到众人的眼神时,也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当即脸色沉了沉,她们倒是忘了孙兴和蒋空二人,以这两人的性格,看到她们坐在楚江身边,不用想都知道会把怒火迁到楚江身上。

她们不惧孙兴和蒋空,但为了不给楚江带去麻烦,于是起身:“我们姐妹去另一边坐。”

楚江摁住她们肩膀,平静道:“不用,坐。”

“你不是说麻烦吗?”

“麻烦是有,但处理起来并不耽误时间。”

手机版超级时时彩缩水:第七章 舔狗终将一无所有

楚江看了张峰一眼,没有理会。 “原来不是个瞎子,是个哑巴。”蔡慧嘲弄道。 “可惜啊可惜,还挺帅气的一个人,怎么命运就对你这么不公呢?” 张峰和蔡慧不停嘲讽楚江,许雅和于悠柔都听不下去了,刚要制止他们,这时楚江突然看着张峰二人,眼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

重庆时时彩 历史记录 www.e8be2.com.cn

手机版
  •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银行,这样的银行能参与国际竞争吗?女子去银行取钱:柜员递出一张纸 写着公安局地址 2019-03-23
  • 尽管过去计划经济时,由于局限性,工作上有过失误,有过短缺,但没有浪费。不存在笑博士说的做出来的东西无人用的问题。何况那时,主要还是通过人工作的计划。在今天,高科 2019-03-22
  • 天津多举措保大棚房复垦 2019-03-21
  • 【专题】打一场扶贫攻坚硬仗 河北在行动 2019-03-21
  • 美军缘何准备削减非洲反恐军力 2019-03-20
  • 三星侵犯一大学专利 被判支付罚金4亿美元 2019-03-19
  • 北京市河湖增30种动植物 2019-03-18
  • 六千年前上海先民已种植水稻 靠渔猎获取肉食 2019-03-17
  • 读书、看展成潮流 山城端午文化热 2019-03-17
  • 回复@“老笑头”,为什么老夫不能提“逻辑”?不是小看你,你有本人1%的逻辑思维能力就可以沾沾自喜了,就不会象那个“真理论者”似的在论坛上天天挨批了。哈哈哈哈! 2019-03-16
  • 《人民日报》北平版和《北平解放报》 2019-03-15
  • 中山八路总站 调整12公交线 2019-03-14
  • 魏江雷谈三对三篮球在中国的发展 2019-03-14
  • 谢春涛:深刻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意义 2019-03-13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3-12
  • 775| 890| 86| 612| 794| 421| 826| 864| 410| 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