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11:38:00

这个年轻男生名叫翟然,看年纪和气质,也是个大学生。

他是那具被发现的女尸——王春燕的男朋友。

我能理解他的愤怒和此刻的心情,可是面对他的质问,我不知如何回应。

若是我有什么深厚的背景身份,我也不至于会摊上这种事而独自一人面对了。

如果真有人包庇我,那我根本不可能会站在法庭上与人对峙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余温的方向,让我有些奇怪的是,余温并非是在法庭上受害者或者检方的席位处,她有些超然的站在审判长的席位下方。

只不过从头到尾,余温都不曾言语。

我的动作被翟然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见我不出声,抬手指向余温喝道,“陈良,是她包庇你的?”

“肃静,法庭保持安静,不要大声喧哗。”

审判长的反应实在让人出乎意料,事实上,从开庭直到现在,审判长就如同是个旁观者似的,几乎全程都在走程序。

仿佛是在刻意压低自己的存在感一样。

王总看了眼余温,略沉思片刻,很快将目光停在我身上,颇具几分诱导的语气说道,“小伙子,你有什么隐瞒的事情就全都说出来,我这个人讲道理,是非黑白我分得清楚。”

余温直到此时还是没有开口,反而仍是淡然的模样,似乎在观察着在场众人的神色。

于是我不再犹豫,一五一十的将我这些天的遭遇以及我是借车给陈大伟的事情全都说个明白。

并且我直言道,“我之所以一直在警局里待着,是因为余组长的安排。”

翟然的情绪显得格外激烈,不过那位老练的王总按住了翟然,若有所指的对余温说道,“这位……余组长,他说的都没错吧?”

余温点头回应了声,“没错。”

“听说余组长是京城来的,我们深知在京城里随便出来个人身后都可能是高门大院的子弟,但我们虽然都是小平民,也想知道具体,不知能不能得到余组长的解释?”

王总的这番漂亮话尽显他的老辣,绵里藏针。

余温只是微微皱眉,但她接下来的话简直让我浑身都凉透了。

“我之所以这样做,的确是因为自己的主观判断,凶手还有其他人。”

“不过这并非是我在包庇陈良,他也是有嫌疑的。”

余温语气淡然道,“事到如今,既然计划被你们打破了,作为被告者陈良,那么就由他来承担罪名了。”

王总满脸诧异,“到底谁是凶手?从他所说的话和他的神态来看,并非是真正的凶手吧?”

“犯罪的人有主动会承认自己是罪人的吗?”

余温转头看向我,话题直接引到了我身上。

她看着我说道,“陈良,你虽然一直说自己不是凶手,但所有的直观证据都是指明了你是凶手。”

“你之前一直说如果你是凶手,你不会如何如何做,但这是不是说明你早就想好了这些说辞?”

“你一直在辩解自己如果是凶手,并不会把证据留在车上,也不会在自己的车上犯罪。但这也是你为了逃避自己的罪责,而故意这样做的。”

余温的语气并不强烈,但每句话都仿佛是在重重的敲击我的心脏。

我确实一直是以如果自己是凶手而不会如何做的观念辩解的,这样的方式,好像真的会给人一种错觉——案发现场所发现的证据,只不过是我故意留下的破绽。

那真正的凶手还是在我?

余温转而用几分肯定的语气说道,“正是因为你是凶手,所以你在害怕,你说现场的证据都是陷害你的,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你的谎言吧?”

“不,我没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天组织好的语言,没有遭到受害者家属的反驳,竟然被余温三言两语的给弄的支离破碎。

甚至我此刻已经完全没了方寸,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哪里有他们的老辣……

这完全就是在诡辩,一句有用的也没有说明白啊。

而余温更是老道的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我身上,她好像是在故意诱导着所有的人思路,‘我是真的凶手,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的伪装,什么借车给别人,那只不过是个蹩脚的理由。’

即便是我自己,都在恍惚中怀疑了我自己,难道我真的做过什么吗?

“那他刚刚说的你利用他来找明其他凶手,也是假的吗?”

翟然贸然站起来看向余温询问道,“你自己承认了的,是有其他的凶手,而且在警局的这些天,都是你安排的!”

余温没有正面回答翟然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是如何知道陈良在警局的?”

翟然一愣,但坐在受害者席位上的王夫人这时开口说道,“我不懂你们说的这么多,照片是不知道什么人送到我们家的,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凶手!”

“如果是凶手,那直接判刑,如果不是凶手,你们这群废物一个也别想好!”

王夫人越说越气,挥手几乎指了一圈所有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

余温扶了一下眼镜,目光停留在王夫人身上片刻,而后轻笑道,“凶手当然确定了,审判长大人,你来宣判吧。”

我已经傻眼了,这就要宣判了?正常的流程不是这样的吧?

但坐在最中央主位置的审判长扫视了下方一周,而后竟然真是拿起了一份文件,照着上面诉说了一番。

最后审判长看了我一眼说道,“经过双方陈述以及证据证实……被告人陈良没有充足的证明可以表明自己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据,所以做出如下判决……”

我呆愣在当场。

这算是什么?

这是在过家家吧?就这样把我定罪了?

法院判决没收我的所有财产,然后要赔付王家一百万,并且要暂时将我继续收押在警局,至于最终判决,没有提及我是死刑还是什么……

而我根本也没有心思再完整的听全了。

我成了什么?

替罪羊吗?

可是这判决又算是什么?

我感觉不到一点公平和正式!

这太扯淡了吧,我就这样要背着罪人之身吗?

法庭很快散去,在听众席的受害人家属们渐渐走了出去。

那位王总并未再说什么,只不过眉头一直皱着的在看着余温。

王夫人则是一直嚷嚷着,‘杀人要偿命,赶紧死刑!’

倒是那个叫翟然的年轻人一直有观察我的样子。

但我没有太多的知觉了,我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塌掉了,天旋地转,仿佛全身都在颤抖着。

明明我的感知是那样的清晰敏锐,可是又好像麻木的不知所谓……

法庭里渐渐没剩下几个人了。

那位审判长从席位上走了下来,他走到余温身旁,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在我耳边却仍能听到一些不连贯的话语。

“咳,余温啊,你这样……我可不好办啊,而且……这小伙子……你看他那……”

余温笑了笑,“这些……不会让你为难的……我知道怎么做……上面也打过招呼了……”

他们的对话我没有听的很清楚,也没有听到具体,但那断断续续的话语,难道是在说着他们背地的交易吗?

可是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当着我的面故意说这样引起我疑惑的话呢?

难道是他们根本不怕吗?或者是哪怕清楚我知道了什么,我也不会再做出什么事情吗?

还是说……那个余温又在利用我做些什么事情?

我抬头看向余温和那个审判长,那位审判长并未与我对视,余温只是看了看,但我完全看不出她究竟是在打着什么心思。

但就在这时,从一旁的侧门竟然走进来了个老道。

一位老道人……

时时彩后一杀号技巧:第七章.老道

这个年轻男生名叫翟然,看年纪和气质,也是个大学生。 他是那具被发现的女尸——王春燕的男朋友。 我能理解他的愤怒和此刻的心情,可是面对他的质问,我不知如何回应。 若是我有什么深厚的背景身份,我也不至于会摊上这种事而独自一人面对了。 如果真有人包庇我,那我根...
点击获取下一章

重庆时时彩 历史记录 www.e8be2.com.cn

手机版
  • 前5月空气质量相对较差10城:河北占6席 2019-03-26
  • 2014金家岭财富论坛嘉宾云集 2019-03-26
  • 快刀斩乱麻!AT&T仅两天就完成收购时代华纳交易 2019-03-25
  • 啥叫“阴阳合同”?崔永元和范冰冰给中国人上了堂税法普及课 2019-03-25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系紧大型游乐设施的“安全带” 2019-03-24
  •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银行,这样的银行能参与国际竞争吗?女子去银行取钱:柜员递出一张纸 写着公安局地址 2019-03-23
  • 尽管过去计划经济时,由于局限性,工作上有过失误,有过短缺,但没有浪费。不存在笑博士说的做出来的东西无人用的问题。何况那时,主要还是通过人工作的计划。在今天,高科 2019-03-22
  • 天津多举措保大棚房复垦 2019-03-21
  • 【专题】打一场扶贫攻坚硬仗 河北在行动 2019-03-21
  • 美军缘何准备削减非洲反恐军力 2019-03-20
  • 三星侵犯一大学专利 被判支付罚金4亿美元 2019-03-19
  • 北京市河湖增30种动植物 2019-03-18
  • 六千年前上海先民已种植水稻 靠渔猎获取肉食 2019-03-17
  • 读书、看展成潮流 山城端午文化热 2019-03-17
  • 回复@“老笑头”,为什么老夫不能提“逻辑”?不是小看你,你有本人1%的逻辑思维能力就可以沾沾自喜了,就不会象那个“真理论者”似的在论坛上天天挨批了。哈哈哈哈! 2019-03-16
  • 211| 868| 990| 562| 484| 220| 500| 897| 515| 992|